华山铭

对二甲苯

我与潘小姐相识于一个夏季蝉鸣欢愉之时。那场相逢在当时看来诚然是普通的,毫无任何惊喜可言的。
可如今再回首看去,几度红了眼眶。
那是初识,更是久别重逢。
我曾坚信时间定不会带走我和她之间的一切,现在看来好像也的确是这样的。但是,时间拉开了距离。

依然是一个充斥着热流的阳光的季节,潘小姐突然走了。除了我身后的一张空桌和几张留有她字迹的纸,什么都没有留下。我试过问她,可她并没有多说。既然不愿提及,我也不应刨根问底。
只是放下手机的那一刻,突然心生恐惧。
空间和时间的力量,都令感情生畏。

那时的我,并没有什么梦想。世界那么大,众生芸芸,活成什么样子对于我来说太过模糊,我也不是那么的在乎。身份有千万种,可那时的我仅仅只是想陪在潘小姐的身边,无论是以什么样的身份。但是,生活终究使一切天翻地覆,我也只是望眼欲穿无能为力。

那杯水起初它是热的,她说。

仔细想想,又不愿再提及那段往事。因为那杯水在我心中始终在沸腾从未停息。但那段感情,始终像一块有裂痕的玉,让我多少次不知所措。我只能小心翼翼的穷尽一生去弥补修复,然后供我倾尽余生再燃光阴去温热照亮它。

所幸辗转千百里,颠沛流离,我们终究是再度相见了。

我曾倾尽十余年换来与她的相识一场,如今,为了这出折子戏,这场游园梦,我愿意与时光同成灰烬,但求能见君白头,喜乐安康。

其实自始至终潘小姐都并不是我生命中任何感情和关系的寄托或体现,她早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如同呼吸和心跳一般,维持着我的生命,我的生活。日日明媚,成为我奔向远方心向她处的不可抗力。

余生,陪潘小姐度过漫长岁月。